星岛环球网:夏正林: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有监督权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夏正林。(中评社 兰忠伟摄)

 

  星岛环球网6月18日讯 “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与落实中央对特区的管治权”专题研讨会昨日在深圳大学举行。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夏正林表示,回归二十年来,“一国两制”方针的实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使香港继续保持繁荣稳定,但在实践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促使人们反思“一国两制”的内涵,尤其是“一国”与“两制”的关系,以及反思在中央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中,中央如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有效管治的问题。

  据中评社报道,夏正林指出,长期以来,我们在理论上研究中央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时,往往只关注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之间权力的划分。由此,在实践中,往往只强调保障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而忽视了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性责任,忽视了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使高度自治权时的监督权。

  “香港回归二十年来,我们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并不完全准确,出现的种种问题或多或少地与该弱化中央的监督权的认识有关。”夏正林表示,准确界定中央的监督权的性质是正确行使该权力的前提条件,对于完善监督权行使的内容、方式和限度都有重要的意义。

  在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的监督机制方面,夏正林认为无非是分为人的监督机制和对事的监督机制。“对人的监督,主要包括对行政长官及主要官员的任免机制,对事的监督主要包括行政长官及行政机关、立法会、特区法院在行使职权过程中的是否达到基本法规定的授权目的和效果的监督,如包括对行政长官的工作报告、立法备案、解释机制等监督过程体现出来的。”

  夏正林表示,目前中央对香港的监督机制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一、在对人的监督方面,中央在对行政长官及其主要官员的任免机制方面还缺少相应的立法。中央对人的监督权主要包括对行政长官及其主要官员任免来实现的。新任特首的任命过程,都是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国家再次确认与特区的授权关系的过程,毫无疑问是国家主权的展现。但在实践中,却没有相关的立法来规范这种机制,而主要是通过实践和惯例来完成的。

  二、在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的行使的监督方面,缺乏相应的有效的机制。首先,对行政长官行使职权的监督缺乏相应的立法。其次,备案制度也缺乏相应的规定。截至2013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收到香港特别行政区报请备案的法律共570件,但其备案后审查监督的情况却没有得到公开。再次,基本法的解释制度也存在漏洞。

  夏正林谈到,在加强中央监督机制方面,应当注意和遵循以下几个方面的要求:

  第一,中央应依法、积极主动使监督权。应该说,中央监督机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在在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央没有积极行使监督权。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对香港的治理,也应当依法进行。

  第二,中央行使监督权不应干涉香港的高度自治权。监督权与被监督权有本质的区别,不应混淆,不能以监督为由干涉甚至替代被监督的权力,尤其是对事的监督。

  第三,事关国家主权安全事务,中央应该及时处理。总的来说,中央的监督权不同于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但出两者也可能存在交叉的地方,有些事务看起来授权香港自行处理,属于香港高度自治范畴,但也属于国家主权安全的立法,应当区别对待。